鲁迅,好可爱一爹!
发布时间:2019-06-05 15 来源: 互联网 浏览量:22


如果鲁迅出生在我们这个年代,大概率会成为一个网红。


如果鲁迅活跃在我们这个“人设横行”的网络时代,也一定难逃人设崩塌,喜提一次“热搜 爆”。


说到鲁迅,相信大多数经历过九年义务教育的同学们,都会在心里给他立上几个标签:

好有文采、好会骂人、好酷一男的!



可是谁又能想到,这个“横眉冷对千夫指”的硬核文学家,白天还在报纸头条上呐喊“真的猛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”,转头就写出这种无脑打油诗——

小红,小象,小红象。

小象,小红,小象红。

小象,小红,小红象。

小红,小象,小红红。


没错,这真的出自大文豪鲁迅先生手笔。


一点都不酷,说不定还得脱一批粉。


脱粉回踩的估计也少不了。


他那句经典的“一株是枣树,还有一株也是枣树”多半会被打成病句。


他那句点评人设的名言“面具戴太久,就会长到脸上,再想揭下来,除非伤筋动骨扒皮”,肯定也会被黑子们扒出来倒打一耙。


不过作为迅哥的粉头,洗白的公关手段我也替他想好了:去上《爸爸去哪儿》,改走反差萌奶爸路线。




如果鲁迅上《爸爸去哪儿》

这首“小红象”的诗,其实是鲁迅哄儿子周海婴睡觉时唱的童谣。


宠孩子的鲁迅,简直就是我们朋友圈里常见的晒娃狂魔。鲁迅,真是好可爱一爹!


朋友来家里做客,鲁迅一定要把儿子抱出来:大家快来看啊!我的儿子好可爱!


就算海婴睡着了,也照样抱出来。

海婴被吵醒,哇哇大哭,他又得细声细语去哄睡。



以前没有朋友圈,鲁迅就在信里见缝插针地晒娃。

他写信给母亲,说不到三两句就开始讲儿子。儿子胖了,晒一下;儿子晒黑了,晒一下:


海婴很好,脸已晒黑;海婴也很好,比夏天胖了一些……已认得一百多字,虽更加懂事,但也刁钻古怪起来了。(鲁迅《致母亲信》)

儿子识字了,那肯定得好好炫耀一番!

最好是把儿子亲笔写的信也寄过去!


(海婴写给祖母的信)


除了会写《小红象》那种不要面子的诗,有了娃之后的严肃文学家,也变成了活体童话故事百科全书。


什么“狗熊如何生活”,什么“萝卜如何长大”啦,鲁迅先生都是张口就来。

一边讲,还一边抱怨“颇为废去不少功夫耳”。


郁达夫去他家,看见海婴在鲁迅的书房乱翻,鲁迅就大笑:“海婴这小捣乱,他问我几时死,他的意思是我死了之后,这些书本都应该归他的。” (郁达夫《回忆鲁迅》)


然后一边把搅得零乱的书本堆叠完好,再与郁达夫谈天。

典型的一边嫌弃一边疼着。



平时动不动就抨击“吃人的社会”,看起来凶凶的。回到家,面对儿子“颇为反动的宣言”,鲁迅却毫不恼怒。

海婴说:“这种爸爸,什么爸爸”!


鲁迅也就笑笑跟朋友说,哎,真难办,现在的孩子更捣乱了。

海婴问:“爸爸可以吃么?”


鲁迅也温柔地回答:“吃也可以吃,不过还是不吃罢。”


我想说这也太可爱了吧!




鲁迅怎样做父亲


鲁迅当年也被朋友笑话,太宠儿子了。

为此鲁迅还特意写了一句诗,一本正经地反驳他的朋友们:


无情未必真豪杰,怜子如何不丈夫。

划重点,如果你晒娃也被朋友笑了,就拿这句话怼他们,就说是鲁迅说的。



鲁迅宠孩子,也不是瞎宠。鲁迅先生,不仅是一个被文学耽误了医学事业的艺术家,就连带孩子的理论,也是金句频出。

周海婴出生的十年前,鲁迅就写了《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》

他对于亲子关系的看法,就算放到今天也是超前的。

比如,“父母于子无恩,却有天然应负的责任”比如,“父母对于子女,应该健全的产生,尽力的教育,完全的解放。”

中国自古以来的父子关系,父亲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,这也导致父子间的隔阂明显。鲁迅认为要改变这种旧观念,“只能先从觉醒的人开手,各自解放了自己的孩子。”

海婴出生后,鲁迅就身体力行地“解放”自己和儿子。

怎么解放的呢?

比如“孩子说的话,一定有他的道理”。

鲁迅一家三口下馆子吃饭,菜里有一道鱼丸子,海婴吃了就说不新鲜。

母亲许广平不信,别人也不信。

只有鲁迅把海婴碗里的拿来尝尝,果然是不新鲜的。

然后说:“他说不新鲜,一定也有他的道理,不加以查看就抹杀是不对的。”(萧红《回忆鲁迅先生》)



比如“不强求孩子继承自己的强项,却鼓励孩子充分发展自己的天赋”。

在写给海婴的遗言中,鲁迅嘱咐他不要做个“空头文学家”。

鲁迅从小就能“过目不忘”,但比起读书,海婴更喜欢拆装各种玩具和机器。于是鲁迅就给他买各种玩具,就连留声机、缝纫机都任他拆卸,不仅不责骂,还鼓励他。


后来海婴果然成了无线电专家。


鲁迅在病重时,仍然尽力陪伴在儿子身边,仍然不遗余力地向儿子输出爱。


在萧红的《回忆鲁迅先生》中,讲了这么一段故事。


海婴每晚临睡时必向爸爸妈妈说:“明朝会!”


有一天他站在上三楼去的楼梯口上喊着:“爸爸,明朝会!”


鲁迅先生那时正病的沉重,喉咙里边似乎有痰,那回答的声音很小,海婴没有听到,于是他又喊:“爸爸,明朝会!”他等一等,听不到回答的声音,他就大声地连串地喊起来:“爸爸,明朝会,爸爸,明朝会,……爸爸,明朝会……”


他的保姆在前边往楼上拖他,说是爸爸睡下了,不要喊了。


可是他怎么能够听呢,仍旧喊。


这时鲁迅先生说“明朝会”,还没有说出来喉咙里边就象有东西在那里堵塞着,声音无论如何放不大。


到后来,鲁迅先生挣扎着把头抬起来才很大声地说出:“明朝会,明朝会。”


说完了就咳嗽起来。


周海婴7岁时,鲁迅就病逝了。

但这短短7年的宠爱和陪伴,对周海婴的一生有着非常大的影响。

鲁迅是一代人的精神偶像,周海婴作为他的后代,注定一辈子活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。


稍有不慎,就会遭受潮水般的诟病。


就像王源抽烟,像多多染发,周海婴就连上大学的时候喜欢打桥牌,也会被同学背后议论:“鲁迅的儿子不好好读书,只知道打牌跳舞”。

但周海婴在这种舆论环境中,用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成绩,赢得了社会的承认,稳稳地走了一生,“鲁迅之子是一个很重的头衔,但他承担得起。”


这大概也是鲁迅希望看到的吧。

鲁迅只当了7年的父亲,但他是个好父亲。

不是因为他肯为儿子多写几篇文章赚稿费、买玩具、请保姆。

是因为鲁迅不仅爱孩子,还懂得爱的方式。

最重要的是,鲁迅能把孩子当成一个独立的人来看待。以“爱”之名,以“陪伴”为纽带,成为儿子最好的朋友。




我们现在如何做父母


说起来,鲁迅也算是100年前的“80后”(鲁迅出生于1881年)

100年过去了,21世纪的80后们,也已经逐渐加入父母的行列。他们是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,他们的育儿观念也有着独特的时代特征。

他们中的大多数,在某种意义上接下了鲁迅“改革家庭”的担子。

比起父辈们,他们更愿意与孩子平等的交流,更愿意对孩子放手,给他们一个自由成长的空间。


他们逐渐明白,陪伴的重要性。

在安奈儿“骑脖子看画展”的现场,我也看到几个像鲁迅一样“人设崩塌”的年轻父亲。


莎莎的爸爸,平时在公司里不苟言笑,同事都说他很凶。但是当女儿问到:“小马宝莉里的云宝是什么颜色”、“朵拉的猴子小伙伴叫什么名字”,他竟然都对答如流……



小乔的爸爸,以前饭后时间都是王者荣耀、刺激战场,现在是天天陪着儿子看《小猪佩奇》、《熊出没》,手机相册一打开,全是儿子的连拍照片,看着都差不多,他却能说出每张的不同……



还有这位cos成美国队长的爸爸,他说以前觉得漫展上那些人穿得花里胡哨的,很傻。可女儿就喜欢美国队长,他觉得不能输了,“我才是我女儿的超级英雄”……



他们“严父”的形象不再,但我觉得很可爱。

在做父母这件事情上,很多人都是没考试就上岗了,但这些年轻的爸爸们,正在努力补习和训练如何和孩子“一起长大”

自2014年起,安奈儿童装携手关山月美术馆,已连续六年举办“一起长大”亲子艺术展

从去年开始,“一起长大”艺术展提出“骑脖子看画展”概念,源于关注到现代家庭中父亲在亲子陪伴中的缺失。


艺术展的部分画作将会挂到2米高的地方,孩子需要骑在爸爸的脖子上才能欣赏画展。

很多人的童年记忆中,都有一幕骑在父亲肩膀上的温馨闪回。


在父亲的肩上,我们感到安全和温暖,父亲像一个巨人,为我们撑起一片更大更远的世界。



今年的TOUCH安奈儿一起长大艺术展,延续了“骑脖子看画展”等独一无二的看展方式,以TOUCH为主题,营造可触碰的艺术世界,希望家长和孩子都能回到最初,以最纯粹、最直接的方式认识世界、感受世界。

让父母和孩子们,在彼此陪伴中一起长大。


画展时间、地点:2019.6.1-2019.6.9 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


扫码进入【安奈儿一起长大】小程序预约活动:



参考资料:

鲁迅《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》;周海婴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;萧红《回忆鲁迅先生》;郁达夫《回忆鲁迅》;鲁迅《致母亲信》;鲁迅《死》




作者:茜嘻嘻

视觉:鲜和奶油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
# 留言说说:这样的鲁迅你喜欢吗#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  www.3929.cn    版权所有   

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,文字、素材、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,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,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。

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您及时与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!